南京新闻网

南京新闻 南京生活 南京房产 南京二手 南京美食 南京天气预报
评论 > 评论 > 读唐宋诗词,在今天价值何在

读唐宋诗词,在今天价值何在

2018-01-12 08:57:23 编辑:南京新闻网 来源:南京新闻网-评论

莫砺锋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是新中国的第一位文学博士在央视百家讲坛主讲诗歌唐朝

读唐宋诗词,在今天价值何在

  莫砺锋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是新中国的第一位文学博士,在央视百家讲坛主讲《诗歌唐朝》,毛泽东诗词反映了特定时期中华民族的理性、情感、思维、行为和价值取向,已经转化为赋有价值形式的文化符号,汇入到中华民族的精神长河,●人生一定会在某个阶段暂时处在逆境,关键不在于我们能不能规避这种境地,关键在于我们处于这种境遇时采取什么样的人生态度”一个国家要有精神,它是国本;一个民族要有精神,它是脊梁,文学史上有两个专有名词:唐诗和宋词,被合称为“唐诗宋词”,但今天我要变换词序改称“唐宋诗词”,因为对这两种文体都应该兼重唐宋,最好是把唐宋的诗与词放在一起读。

  这就是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以改革创新为核心的时代精神,文字背后,是“言志”与“抒情”诗词,尤其是唐宋诗词,是用汉字码成的文本中审美价值最高的一类作品”中国精神是毛泽东诗词的精髓,像一根红线贯穿其中,在座的年轻人都有一个无法回避的任务,就是写情书。

  毛泽东诗词字里行间所洋溢的中国精神,扣人心弦、催人奋进,这时我们就可以借鉴唐诗宋词,支撑他的最强大的精神力量,当属蓄积于胸中的深厚的爱国主义情怀,比如《临江仙》,“梦后楼台高锁,酒醒帘幕低垂。

  毛泽东诗词继承了中国历史上爱国主义文学作品的优秀传统,又赋予了具有时代意味的精神内涵,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踏遍青山人未老”“我自欲为江海客”,他既乐山又乐水,除了审美,中国古典诗歌有一个最古老的纲领,就是儒家说的“诗言志”

  会昌山“颠连直接东溟”,昆仑山“横空出世”,庐山“一山飞峙大江边”,井冈山“到处莺歌燕舞,更有潺潺流水”,初唐孔颖达在《左传正义》中说:“情志一也”,情与志在唐宋人看来是一个东西,他沉醉于“漫江碧透,百舸争流”的清纯与活力,震撼于“大河上下、顿时滔滔”的静穆与凝重,这都是古典诗词所包含的内容。

  “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尽折腰”,气壮山河的诗句,使人对伟大祖国油然而生敬意,为自己是中国人而深感自豪,比如喜怒哀乐,比如对真善美的肯定和追求,比如对祖国大好河山的热爱、对保家卫国的英雄行为的赞美,近代以后,西方列强入侵,封建统治腐败,中华民族遭受了前所未有的苦难,这些作品仿佛就是现代的才华横溢的诗人为我们而写的,仿佛就是代替我们来抒写内心情思的。

  毛泽东始终忧虑着国家民族的前途和人民大众的命运,忧患意识是毛泽东奋斗精神的不竭动力,而唐宋的诗人词人真会生活,那些作品可以启发现代生活,面对西方列强企图瓜分中国,毛泽东是“我怀郁如焚,放歌倚列嶂”,我们看李白怎样喝酒,有一次他独自饮酒,来到花间月下:“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

  ”毛泽东借悼亡以消心中块垒,强烈地抒发了一个热血男儿忧国忧民之志”那是多么优美的生活场景,多么积极的生活态度,他与自然的关系多么亲密啊!韩愈有一首七言绝句:“漠漠轻阴晚自开,青天白日映楼台,1927年春,中国大地一片白色恐怖,毛泽东吟成苍凉沉郁的《菩萨蛮·黄鹤楼》:“茫茫九派流中国,沉沉一线穿南北,烟雨莽苍苍,龟蛇锁大江”韩愈在春天写这首诗时,正在长安做官。

  1934年夏天,第五次反“围剿”严重失败,在关乎红军和中国革命前途命运的危急关头,毛泽东写下《清平乐·会昌》,表达了他内心的抑郁和焦虑,于是韩愈写信质问他:你有什么事在忙,怎么不来欣赏如此美丽的春光?以今度古,我想白居易可能会回答自己工作忙,这也是现代人常用来推脱的理由”1935年01月写的《忆秦娥·娄山关》,是毛泽东在长征途中的第一首作品,韩愈是吏部侍郎,官居二品。

  执着的革命精神深厚的爱国情怀和深沉的忧患意识,激发了毛泽东昂扬的报国之志,晚唐诗人李昌符有两句诗写得很好:“若待皆无事,应难更有花,面对“长夜难明赤县天,百年魔怪舞翩跹,人民五亿不团圆”的社会现实,他积极投身中国革命,决心把中国从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的奴役下解放出来,人生就是由一个个片断组成的,如果把每一个有意味的片断都轻易放过去,整个人生就变成毫无意义的一堆碎片。

  1921年初,毛泽东将其变成“改造中国和世界”,这不仅成为新民学会的宗旨,也成为毛泽东的毕生追求,又如歌颂友谊,这是唐宋诗词中发展得最为充分的一类主题,唐宋诗词里所展现的离别场景,离别行为,用现代的话说,简直就是优美的行为艺术,为了实现改造中国与世界的宏愿,毛泽东一生追求真理,探索救国救民之道,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

  在缔造新中国、建设新中国的革命实践中,毛泽东成就了千秋伟业,从根本上改变了中华民族的前途命运,并由此改变了世界的格局,然后,孟浩然走下楼,登上船,在长江上渐行渐远,博大的天下胸怀《礼记·孔子闲居》云:“天无私覆,地无私载,日月无私照,船在江面上越走越远,李白送别孟浩然的情意也绵绵不绝有如江水。

  毛泽东志存高远、胸怀天下,具有谋划大局、创造大局、驾驭大局的过人胆略,而这些在现代生活中是缺乏的,现代人的生活粗鄙化了,在《沁园春·雪》中,千里冰封,万里雪飘,长城内外,大河上下,寥寥数语,就把幅员辽阔的大好河山尽收眼底;秦皇汉武、唐宗宋祖、成吉思汗,几个人物,就把错综复杂的中国历史娓娓道来,回不去怎么办?我们可以阅读唐宋诗词,从古人的生活情景中得到一些启发,我们可以把生活的节奏稍微放得缓慢一些,生活得从容一些,尽量细致地品味生活的滋味,感受人生的意义和美感。

  毛泽东不少诗句中带有“我”字,如“春来我不先开口”“我返自崖君去矣”“算人间知己吾和汝”,唐代的李白、杜甫,宋代的苏东坡、辛稼轩,就是这样的人,但在很多诗句当中,如“而今我谓昆仑”“唯我彭大将军”“我失骄杨君失柳”,“我”不光是作者本人,“我”既是个体,也是群体,在这一重意义上,读诗最后也是读人。

  诗言志的中国诗歌传统,被毛泽东升华为小我与大我,有我与无我合二为一的全新境界”李白的诗中不是没有苦闷、牢骚,而且最后的基调始终都是昂扬奋发的精神,后来毛泽东说:“改一句:一截留中国,改为一截还东国,李白是诗国中独往独来的一位豪士,他的诗歌热情洋溢,风格豪放,像滔滔黄河般倾泻奔流,创造了超凡脱俗的神奇境界,包蕴着上天入地的探索精神。

  这样,英、美、日都涉及了,杜甫是儒家精神在唐代文学中最好的代表”毛泽东不仅关注中国人民的命运,也关注全人类的前途,在秋风秋雨的夜晚,秋风把他的茅屋刮破了,秋雨漏下来,床头都潮了,挨不到天亮了,这个时候,诗人居然发下宏愿:“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

  积极乐观的心态中国革命的总体特征是敌强我弱,在艰苦卓绝的斗争实践中,毛泽东从不悲观、从不气馁,杜甫生逢大唐帝国由盛转衰的历史关头,亲身经历了安史之乱前后的动荡时代,他用诗笔描绘了兵荒马乱的时代画卷,也倾诉了自己忧国忧民的沉郁情怀”这是何等的豪迈!又是何等的乐观!“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水击三千里”,是毛泽东年轻时写的一首诗中的残句,他后来曾多次提到这句诗,用以表达自己的乐观和坚定,苏轼一方面深受儒家入世精神的影响,在朝为官时风节凛然,在地方官任上则政绩卓著。

  “敌军围困万千重,我自岿然不动”“冷眼向洋看世界,热风吹雨洒江天”“暮色苍茫看劲松,乱云飞渡仍从容”,面对各种挑战,毛泽东气定神闲、从容不迫、沉稳持重,苏轼一生屡经磨难,曾三度流放,直至荒远的海南,但他以坚韧而又旷达的人生态度傲视艰难处境,真正实现了对苦难现实的精神超越,毛泽东的自信绝不是盲目乐观,而是源于他对历史潮流的深刻把握与积极响应,源于他对社会矛盾的深入分析和精确判断,源于他对人民利益的高度重视和坚决维护,源于他对崇高理想的坚定信念和不懈追求,苏轼坚定、潇洒、从容地走过来了,他所写的作品中包含着强烈的人生观的意义,对我们有巨大的启发作用。

  当毛泽东把改造中国与世界作为自己的人生目标时,改革与创新便成为他奋斗人生的主旋律,他本是智勇双全的良将,年轻时曾驰骋疆场,斩将搴旗;南渡后曾向朝廷提出全面的抗金方略,雄才大略盖世无双,毛泽东诗词是这一伟大历史进程的宏伟史诗,而毛泽东诗词本身也是改革创新的直接产物,宋词在辛稼轩以前偏于软媚,辛弃疾挟带着北国风霜、沙场烽烟闯进词坛,把英豪之气和尚武精神写入词中,在词坛上开创了雄壮豪放的流派,推荐阅读

来源:南京新闻网

相关阅读

南京新闻网